其實我有聽到 那一聲又一聲哀嚎
真的離我好遠 所以我茫然
真的不想去懂 所以我忽略
變數這麼多這麼大這麼雜 我是要怎麼解

她們說 機會來了 要把握
我問 是我的嗎?你們怎麼知道?我怎麼知道?
總是很輕而易舉 討厭和拒絕
總是難以去分辨 未來和需求





眼角滑下
不是洋蔥催促的淚水 而是夏季帶來的驚心




分些歡樂的笑聲給你 我不介意
不管多晚 敲個門吧 我都會在
:)




ocean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